涂钦

腐败的指尖开出残缺的蝴蝶

© 涂钦 | Powered by LOFTER

     我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么真实的梦了。

  真实到我醒来的一瞬间,眼泪先一步流下。

  我不记得是什么原因了,只记得梦里,我和他说的话越来越咄咄逼人,语调一个高过一个,然后他暴起。

  从不知何处拿出了藤条,破空声一声比一声快,落在我身上的力度一下比一下重,可是他不知道,不管是梦里还是梦外,我对疼痛都是一如既往的迟钝。

  我看着梦里的我在藤条挥舞的残影里笑的像个疯子,明明是落在自己的身上,却仿佛事不关己,甚至还能持续的嘲讽他,然后换来的只不过是越来越密集的残影,和连成一片的破空声。

  醒前的最后一个场景,我看见他下的手越来越重,我癫狂...

  全世界都在告诉我,我永远不可能和我爱的人在一起。

  

  “不要靠近我。”

  我要开心死了!!

  每天的生活都有不一样的惊喜和幸福,我有什么理由不去热爱!!

  

【中太】晨光与风

✨ooc预警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太宰治见过不少清晨,十四岁以前,镭钵街深处那条鲜少有人踏足的小巷子便是他的栖身之处,他睡倒在遍地的纸箱里,想象着自己如同流浪的猫狗一样,被人捡走。

  那里本身就是黑暗,就连偶尔吹过的风都带着打杀声。

  太宰治时常在这些声音里惊醒,然后昏昏沉沉的倚着墙,等着喧闹声散去,看着阳光跳过海平面,摇摇晃晃的照到他身上。

  通常是照不到的,镭钵街靠近海没错,但这里曾是荒神的战域,神力将这里变成废墟,于是黑暗和混乱在这里重生。

  这里看不见海,多的是流氓,强盗,黑帮,和无家可归的人。

  打架斗殴是每天都要上演的戏码,闹出人命也是家常便饭的事,而这些人,...

  今天的月全食还有哪个宝贝没得看?

  在你的十岁之前,父母和姊妹一直是一个没有具体形象的名词。

  你对他们的了解仅止于书本上的发音和记忆里过年时模糊的人影。

  每年过年的时候,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里,会有两个人大包小包的回来,然后一群人呼啦啦的围上去,嘘寒问暖,爷爷奶奶会把正在竹林里刨土的你叫回来,把你推到他们面前,指着他们对你说,“这是爸爸妈妈,快叫人。”

  你不解,但顺从的叫了,等他们看够你,转过头和其他人攀谈的时候,你又回到门前的那片竹林里继续挖蚯蚓,那是小鸡的午餐。

  你能记得小鸡要吃多少苞米,但你记不住那两个一年只回来七八天的人的样子。

  你只知道,那两个人叫爸爸妈妈。

  你不觉得这有什么,不止你...

当我落笔,我在写什么?

  当我落笔,我在写什么?

  我写禁忌,写世间不允许

  我写风花雪月的情思,写春夏秋冬的更迭,写不为人知的秘密,写看不见的过往,写爱而不得的情感

  我写救赎,我写相伴

  我写已死之人的重生,也写尚存人世的死亡

  我写遗憾被补全,我写故事又重演

  我写未定的结局和已定的回返

  我写少年人青涩而又勇敢,写成年人内敛而又浪漫

  我写希望破灭,也写绝处逢生

  我写朝阳正好,我写暮色远观

  我写遗憾,我写圆满

  我写市井嬉笑怒骂,我写世家琴书高雅

  我写儿孙承欢膝下,我写一人孤独终老

  我写奢华舞会纸醉金迷,我写雨里奔波夹缝求生

  我写风雪里茫茫人...

  感谢抖音,救回了我枯竭的灵感。全部都好合适拿来写GB!

​         继父那个,妥妥的小爹文学。和小爹联手干翻了作恶多端的亲爹后我娶了他。就那种,视我为无物的亲妈被我亲爹搞死了之后,我亲爹很快找了下一个,就是小爹,小爹是那种心高气傲的,因为一系列原因不得不委屈自己待在我亲爹身边,但我亲爹对他没性趣,只是为了小爹的家族权势才答应娶他的。心高气傲的小爹肯定也是不乐意啊,正好你也看不惯你亲爹,于是他就找到了你这个大小姐,以他的身子为筹码,让你和他一起干掉你亲爹。你被美色迷惑,真好也有这个心,就顺水推......

  第一眼就觉得,敖丙哭起来一定好看。

​喘息着,眸子里含着泪,不甘心屈服却又沉沦于此,暴劣狠厉的瞪着人,十分的气质却被欲坠不坠的泪水弱化成三分。

​像极了,被抓在手里却还拼命要咬你一口的猫咪。

​好涩。

1 / 10